慕容世芍

编辑:长袖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8 08:50:00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荣赤芍一般指慕容世芍
慕容世芍,出自流潋紫所著的小说《后宫甄嬛传[1]  中的虚构人物。玄凌宠妃慕容世兰的四妹。因其长姐最爱之花为芍药,故名曰为世芍。慕容氏一族获罪后未年满十四,为报仇化名荣赤芍进宫为婢,后成为贞妃徐燕宜贴身宫女。因貌似其姐华妃而吸引玄凌的注意成为宫嫔。并多次受到晋封。其身份一早就已被玄凌甄嬛得知,玄凌因愧对华妃,所以对其很是宠爱与纵容。因长姐华妃与慕容氏一族皆为甄嬛家族扳倒而事事针对甄嬛。曾在祺嫔管氏祥嫔倪氏诬陷甄嬛与温实初私通时,巧言暗助管氏。于大封六宫时晋封为荣嫔。后在家宴上毒害甄嬛和皇子予涵被玄凌赐死。(电视剧中并无此人,剧中下毒害甄嬛的是皇后侍婢剪秋。)
中文名
慕容世芍
别    名
荣赤芍荣嫔
国    籍
大周(架空
民    族
汉族
逝世日期
乾元二十五年正月十五
职    业
玄凌宠妃、华妃幼妹
信    仰
报家仇、杀甄嬛
主要成就
貌似华妃近得玄凌恩宠
多次事事为难针对甄嬛
结    局
家宴预毒害甄嬛被玄凌赐死
出场作品
小说《后宫·甄嬛传

慕容世芍人物名片

编辑
姓名:慕容世芍
别名:荣赤芍、余容娘子荣嫔
身份:大周乾元皇帝玄凌宠妃,华妃慕容世兰之幼妹
丈夫:玄凌
父亲:慕容迥
母亲:黄氏
兄长:慕容世松,慕容世柏
姐姐:顺成贵嫔慕容世兰
宿敌:甄嬛朱宜修
寝宫:玉照宫拥翠阁
入宫:乾元十五年末~乾元十六年初(年14岁)
册封:乾元二十一年(年19岁)
封更衣:《后宫甄嬛传》第五部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
封娘子:《后宫甄嬛传》第六部第七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(3)
封贵人:《后宫甄嬛传》第六部第三十章 新酿梅子应春来
封荣嫔:《后宫甄嬛传》第六部第三十六章 情疏迹远只香留(乾元二十三年八月初七大封六宫)
赐死:《后宫甄嬛传》第七部第十一章 芳岁归人嗟转蓬(乾元二十五年正月十五)
位份变化:从八品荣更衣→从七品荣选侍→正七品余容娘子→正六品余容贵人→正五品荣嫔
人物列传:荣嫔荣氏,讳赤芍。实乃慕容氏余孽,父迥,女兄顺成贵嫔慕容氏。乾元间随侍贞妃,得幸。二十一年八月封更衣,旋晋选侍。九月晋娘子,赐号余容。二十二年五月擅闯明苑与上赛马,上奇之,宠遇有加。十二月晋贵人,封号仍冠余容。二十三年八月晋嫔。二十四年七月上斥其无事生非,着抄《女则》。二十五年正月欲毒杀淑妃甄氏及赵王予涵、楚王予润,误杀清河王侧妃尤氏。其身世遂白。赐自尽。

慕容世芍角色描写

编辑
1、我心下思忖,徐徐道:“荣选侍虽得恩宠,却未必敢毒害妹妹的孩子!”她摇头,容色凄楚而怨愤,“姐姐不知,今日在上林苑中相见,赤芍向我说起空翠殿清幽,她愿舍拥翠阁而居空翠殿,问我是否想让。”我心下暗怒,不觉作色道:“她竟然如此无礼,怎么小小选侍也巴望起贵嫔之位了么!”————卷六 第五章 几重云深费思量(2)
2、次日,玄凌便传旨六宫,进荣赤芍为正七品余容娘子。嫔妃们循礼本要去贺一贺的,然而赤芍出身寒微,宫中妃嫔大抵出身世家,皆不愿去奉承。连着几日雨雪霏霏,地湿难行,便正好借了这个由头不去。又因着时气天寒的缘故端妃与太后都旧疾发作,贞贵嫔卧病,连着睦嫔出门滑到摔伤,皇后便嘱咐免了这几日的晨昏定省,各自在宫中避寒。————卷六 第七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(3)
3、此时叶澜依并不随众跪下,只在自己座位上坐下,端起茶盏轻轻一嗅,“这茶不错。”说罢悠然饮了一口,道,“听闻当年华妃责罚淑妃时叫她跪在毒日头底下。皇上,皇后娘娘可比昔日的华妃仁厚多了。”叶澜依素来我行我素,众人闻得此言也不放心上,倒是跪在最末的余容娘子荣赤芍横了她一眼,又旋即低下头去。————卷六 第十二章 安得朝阳鸣凤来(上)
4、余容娘子“嗤”地笑了一声,对着熠熠烛光照着细白手指上光艳璀璨的一枚琉璃彩戒指,光艳迷离之下映得她的容颜也增了不少丽色。她笑吟吟道:“素闻淑妃处处妥帖和气,上下无一不服,今日看来倒是百闻不如一见,想来素日不得人心的地方也不少。祺嫔便罢了,斐雯还是自己宫里人呢。臣妾倒是想,无论斐雯是什么居心,能说得这么绘声绘色,细致入微,想来不是假的了。” ...... 余容娘子道:“谁不知皇后身子才见好,一时无力理会,若真如斐雯所担忧的,万一哪天淑妃暗下毒手,皇后一个眼错不见,宫中这秽乱之事便无人再知道,由得他们胡天胡地去了。”————卷六第十五章 迟迟钟鼓初长夜(上)
5、余容娘子的裙摆上绣着大朵含苞欲放的绯红芍药,那鲜艳欲滴的红色一路开到她的眼中,她向温太医道:“我有一事不明,还想请问太医。”她彬彬有礼的神情使温实初一度灰败的神情稍稍镇静,他的声音有些干涩,“小主请说。”她一字一字道:“淑妃是有孕回宫,既在外头有孕的,皇上不便时时去看望淑妃,按静白师傅所说倒是温太医来往频繁。那么淑妃这胎……”她的语句似雪亮的钢针一针一针刺向温实初,他原本苍白的面色泛起急切而激愤的潮红,“小主言下之意是以为娘娘的皇子与帝姬并非帝裔?事关社稷,小主怎可胡乱揣测!” 他撩衣跪下,眼中有急溃的光芒,“皇上万万不可听信小主揣测。”———— 卷六第十六章 迟迟钟鼓初长夜(下)
6、而余容娘子亦在新年是进为贵人,连封号亦不更改,人皆称“余容贵人”,领尽风骚。或许这两字的封号更看出玄凌对她的宠爱,自从那日观武台驰马之后,玄凌对赤芍的爱重日益明显,即便三美入宫,也未曾分去她几许恩宠。————卷六第三十章新酿梅子应春来
7、我忙抬手示意花宜扶她起来,声音温婉若春水,“你所欠的只是个名分而已,和寻常小主有什么区别,你主子有孕混忘了也是有的,改日本共见到皇上向他提一提也就罢了。只是你还记得荣嫔的例吗?”鸢羽垂首怯怯,“奴婢知道,当时皇上宠爱荣嫔册封得急了,结果惊了贞妃娘娘的胎气,以致娘娘难产。”————卷六 第三十六章情疏迹远只留香(5)
8、话音未落,荣嫔的纯银护甲搁在茶盏上叮一声响,皇后不觉抬眸横了她一眼,意在提点她要行事稳重。荣嫔忙起身笑道:“回禀皇后娘娘,不是臣妾有意失仪,而是入选的妹妹既有六个,为何眼下只有五个?方才臣妾用心听着,似乎未见琼贵人啊。”荣嫔的疑惑正道出在做嫔妃心中困惑,一时间不免互相询问,偶偶私语。胡蕴蓉一嗤,扬起静心画就的远山长眉,不以为然道:“久闻琼贵人盛名,又是好大的气性,总不成今日参加嫔妃便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,不来了吧?”————卷七第六章 玉树琼枝作烟萝(上)(3)
9、荣嫔犹不肯死心,挣扎道:“不是淑妃亲手所为,也有可能是旁人,那画不是槿汐送来的吗?或是淑妃指使槿汐也未可知?”。“槿汐?”我含了妙曼如烟云的笑意,逼近了看她,“如果不是槿汐,会不会是与她交好的李长?不是李长,会不会是他的主子皇上?如你这般,何时才肯善罢甘休?岂非宫中大乱,人心思变?不当其位,乱生是非,本宫不会惩罚你,只看皇上的旨意。” “皇上…” 荣嫔极委屈,扭了绢子娇声唤。“赤芍,这一晚你咬着淑妃不放,已经闹腾得够厉害。淑妃说得不错,少生是非,你该学学你的主子贞妃,学人家是如何贞静有礼。”贞妃清幽眼波缓缓漾入玄凌眸心,“皇上该叫赤芍静静心思,当初臣妾没有教导好她,终究是臣妾的过错。”玄凌思考片刻,“小厦子,你送荣嫔回去,让她每日抄写三十遍《女训》,不学会静心安分,朕不会放她出来。”荣嫔待要再说,终于被玄凌眼神吓住,恨恨看我一眼,掀了帘子出去。————卷七 第七章 一任珠帘闲不卷(7)

慕容世芍相关章节

编辑
后宫甄嬛传》第五部第二十五章 清平调(1)
玉照宫的庭院里翠色深深,似无边无尽的绿意浓浓。万绿丛中,宫女绯红色的衣裙格外夺目,而绯红近侧,是更夺目耀眼的明黄色的九龙长袍。玄凌的神情似被绯红的衣裙沾染了春色,笑意深深而温柔。近旁一株凌霄花开得艳红如簇,散发出无限的热情和吸引,赤芍娇柔含羞的脸庞便如这凌霄花一般,吸引住了玄凌的目光。
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。有时候共纱需名花,人不需倾国,只要一时入眼,便有飞黄腾达的机会。后宫,就常常充斥着这样的机会。而此刻红衣娇羞的宫女赤芍,就踏上了机遇的青云。
玄凌托起她的下巴,微眯了双眼,声音低沉而诱惑,“告诉朕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赤芍”,她低柔而娇媚地答,“就是红色的芍药花,皇上可喜欢么?”
“自然喜欢。朕会记住你,赤芍。”
赤芍笑了,略含一点得色,忽然一转头,提起裙子跑了。那样红的裙子,翩飞如灼烈的花朵,将玄凌的视线拉得越来越长,恋恋不舍。......
刘德仪微微一笑,道:“桔梗、黄芩和竹茹三个倒是好的。”
她这样一说,我心头雪亮。徐婕妤兰心蕙质,赤芍的刻意出挑她未必心中无数。
后宫甄嬛传》第五部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
皇后在今晚如摆设一般,虽然身份最尊,却一整晚端坐不语。此刻她端正容色,浅笑盈盈,“皇上只关心着两位皇弟,也该着紧着自己的事才是。”说着微笑着向徐婕妤身边递了一眼。
盛装的徐婕妤身侧站着她的四位侍女,伺候着添酒添菜。除了赤芍一袭橘红衣衫格外出挑,旁人都是一色的月蓝宫女装束。
皇后微微而笑,云髻上硕大的金凤出云点金滚玉步摇上明珠乱颤,闪耀出灼灼的耀目光华。“不是臣妾要笑话,皇上一晚上的眼风都不知道落在哪里了。徐婕妤知情识礼,想必调教出来的人也是极好的,若不然皇上也不会青眼有加。既然今天是这样大喜的日子,不如皇上赏赤芍一个恩典,也了了一桩心事吧。”
既是皇后开口,更中玄凌心意,他如何不允。不觉含笑道:“皇后总是事事为朕考虑周全。”
此时滟贵人业已回席,胡昭仪眉毛一扬,“咯”地一笑,“表姐好贤惠!”
玄凌微微不悦地咳了一声,皇后却丝毫不以为意,只低眉含笑道:“为皇上分心是臣妾应当的。”皇后似想起什么,目光徐徐落定在徐婕妤身上,缓缓道:“赤芍到底是你的人,还是要你说句话的好。”
徐婕妤面上一阵白一阵红,起身低头道:“皇后做主就是。”
皇后搁下筷子笑道:“这话就像是不太情愿了。你的宫女总要你点头肯了才好,否则本宫也不敢随便做这个主。”
玄凌忙笑道:“燕宜是懂事的。朕迟迟未开这个口也是怕她生气伤了胎儿,缓一缓再说也是好的。”玄凌的话甫出口,赤芍早就涨红了脸,委屈得咬紧了踌,只差要落下泪来。
皇后和颜悦色道:“身为天子妃嫔,这样的事迟早谁都会碰上,能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”
众人的目光如剑光一般落在徐婕妤身上,她紧紧抿着嘴唇,脸色微微发白道:“是。臣妾也觉得很好,谢娘娘为赤芍做主。”
玄凌松一口气笑道:“去拿朕的紫檀如意来赏婕妤。”李长忙应了去了。
皇后又看赤芍,“还不赶紧谢恩?”赤芍喜得有些怔怔的,到底还是桔梗扶着徐婕妤先起来谢了恩,又叫赤芍分别给皇帝、皇后和旧主徐婕妤磕头,按着祖制进了更衣,又叫开了拥翠阁住进去。因赤芍本姓荣,人前人后便称呼荣更衣。
后宫甄嬛传第六部 第六章 别有幽愁暗恨生
何师傅忙赔笑道:“不是奴才有意耽搁,当真是十分委屈。”他生怕我怪罪,急急道来,“荣选侍极爱芍药,如今不是芍药开花的季节,一日三四次地催促着在暖房里培育了送去,又嫌其中几盆不好,巴巴地说了奴才一通,叫人丢去乱葬岗顺选侍的坟上了。”他难掩惊讶之色,“也不知荣选侍发的什么怪脾气,她嫌不好的几盆芍药却是奴才培育得最精心的,偏偏丢去了乱葬岗,真是可惜!可惜!”说罢连连顿足,懊丧不已。
我一时有些茫然,“顺选侍?”
槿汐已然眉尖紧蹙,低声道:“是华妃。”
心头像是被极薄的锯片划过,翻涌起最深的沉疴。慕容世兰!那个亮烈狠冷的女子,也是最爱芍药的呢。
一旁浣碧见我沉思不已,忙叱道:“胡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,什么顺选侍不顺选侍的,好不吉利!”接着道:“还不挑些好的文心兰送去棠梨宫和柔仪殿。”
何师傅忙不迭去了,我轻轻沉吟,“细细想来,荣选侍跋扈要强的脾气倒是有些像那个人。”
槿汐道:“奴婢看过她的履历,只写着数年前在浣衣局劳作,后来被送去凌波殿侍奉香烛,两年前才到贞贵嫔身边,因着伶俐又能断些文字,贞贵嫔颇赏识她,留做了近身侍女。”
“那么在进浣衣局前呢?”
槿汐道:“这奴婢也不知道了。”我看浣碧一眼,她会意,“奴婢会好好打听。”
后宫甄嬛传》第六部第二十四章 绰约新妆玉有辉※
此时正当彩霞满天,芳草萋萋的射场上,一匹黑色骏马如飞一般奔驰了进来。黑马上配着金光灿烂的崭新马鞍,一个穿着樱桃红锦衣的身影伏身马背,像一团烈火般冲到观武台前。天空彩霞流丽七彩,似云锦铺陈而下与地相接,她远远策马而来的身影竟像是从晚霞中跃出,我一时间没看清是谁,不觉暗赞:好漂亮的骑术,人也飘逸!
玄凌兴致被扰,有些生气,却也好奇,吩咐李长道:“去瞧瞧是谁?”
坐得离观武台栏杆最近的是玉娆,她举眸望了一眼,笑道:“不必看了。是余容娘子追着皇上来了。”
余容娘子?胡蕴蓉和我对视一眼,都抑制不住眼中的错愕。余容娘子位份本不高,如今又有失宠之势,数月中玄凌对她几近冷落。如此众目睽睽之下闯进明苑,当真是十分大胆。玄凌仔细分辨片刻才认出来,不觉生气,“赤芍怎敢闯到这里来?诸位亲王都在,她当是随意进上林苑赏花逗鸟么?半分规矩也不顾了!”说罢向李长道,“不必让她上来,你叫人带她回宫休息。”
周佩咬着下唇吃吃一笑,剥了一颗枇杷送到玄凌唇边,“皇上何必动气,说到底也是您往日太宠着她了,否则赤芍妹妹怎么连亲王跟前都敢随意乱闯。”
李长下去与她说话,赤芍显然不服,马鞭一扬,已纵身奔上了观武台。她奔至玄凌跟前,侍卫正要拉开她,她洒落一挥手,道:“我与皇上说几句话就回去。”她抬起脸来,脸庞因为奔跑和驰马有晶亮的汗珠,透出苹果般娇俏的红色,一袭樱桃红锦衣缀满大团怒放的暗色芍药花纹,映着她攒成一束的乌黑圆髻,这样的简单越发显得她有唇红齿白的娇美。她牢牢看着玄凌,不知哪里来的镇定,大声道:“臣妾想与皇上比马。只要臣妾输了,臣妾马上就回宫去,再不到皇上面前惹您讨厌。如果臣妾赢了,也请皇上不要再生臣妾的气。”她停一停,双眸炯炯望着玄凌,“臣妾只想与您比马,一场就好。”
玄凌怔怔片刻,眸光黑沉,“你真想与朕比马?”
“是。”她再度肯定。
或许是被她这样的诚恳和迫切所震撼,玄凌竟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待到经过她身边时,玄凌驻足注视她片刻,“你这样打扮也很美。”
赤芍骄傲地一笑,跟在玄凌身后下去。
玄洵奇怪地看了赤芍一眼,打了个呵欠道:“皇上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奇怪,从前华妃喜欢和皇上赛马,如今连个宫女出身的女子也敢跑来明苑了。”他捏一捏身边女子的脸颊,看着她低眉顺眼的笑意,道:“本王只喜欢听话的女人。”
观武台上静静的,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台下一帝一妃的比马。赤芍翻身上马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像是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心,目光炯炯如火。
随着一声鼓响,玄凌所骑的大宛宝马似离弦之箭一般飞冲出去,一圈下来,赤芍所骑的黑马始终落后三步远。蕴蓉微微一笑,夹了一筷胭脂玫瑰鹿脯慢慢吃了,道:“可怜她心比天高,只是不自量力得很,她的马怎么能和皇上大宛宝马相比?”鹿肉与酒的混合滋味想来让她觉得美妙,于是笑意更浓,“据说,皇上这匹大宛宝马乃是汗血名种,神骏之极。”
还剩最后一圈时,赤芍所骑的黑马离大宛宝马已有五六步之远,眼看便要输了。玄洵也不再探头去看,只懒懒道:“胜负早就分明,有什么好看,不如喝酒。”
玄汾上前几步,道:“未必!”只见赤芍迅速从袖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明亮的刀锋在落霞下一闪,直晃人的眼睛。她的手猛力一挥,匕首迅速刺进黑马筋肉饱满的后臀。黑马负痛之下扬蹄长嘶一声,骤然拼命狂奔起来,终于在终点到达前超过了大宛宝马。
“没用的马!”蕴蓉的神色在一瞬间乌云密布,失去了娇丽的欢颜,“是谁教她这些旁门左道的?”
受伤的马狂奔未定,又跑了数圈才把马背上的赤芍摔了下来。内监们忙上前去扶,赤芍用力推开他们的手,挣扎着自己起来,忍着痛楚走上观武台,走到玄凌身边。
“臣妾赢了。”她定定欢喜道,“皇上言出必行。臣妾赢了,可以安心回宫去了。”她欠身行礼,缓缓转身下台。
她明丽的红色身影慢慢隐进斜阳如血中,亮丽得有些夺目。玄凌看着她的背影,看她步下台阶时,淡然道:“回来。”赤芍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,停步迟疑的瞬间,玄凌再度唤她,“过来朕这里。”
她转身,眼中有隐约的雪白泪花,李长忙铺了一张细藤软垫在玄凌近侧。赤芍温顺坐下,“臣妾以为皇上再不会理我。”
蕴蓉撇一撇嘴,不屑道:“以诡计得胜,有什么稀罕!”
玄凌恍若未闻,伸手摸一摸赤芍光洁的额头,“朕没想到你如此要强。”他的声音似轻叹,“那么晚回去皇后也要责怪你,明日跟朕一起回宫吧。”她粲然一笑,依偎在玄凌身旁,唇角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形象 小说人物 人物